images1

Articles

Main Content

脊柱侧凸治疗的常规模式分析

得到医学认可的三种脊柱侧凸治疗方法——观察,矫正和手术,已有几十年历史,关于它们各自利弊的研究报告也是成千上万。然而,研究的普遍结论建议一项新的治疗手段迫在眉睫,因为目前的治疗模式有太多的冲突和不足。

一旦某个人被确诊为脊柱侧弯,最初的时候没有得到药方治疗,也没有立即采取任何措施,直到脊柱弯曲角发展到了25°的时候(这只是任意的一个数字,没有任何临床意义),这时通常要开方进行矫正了。在这个阶段,也叫“等待观察期”,就只要定期找外科医生进行检查,医院里的全套脊椎X光会对患者的病情了如指掌。

奇怪的是,没有案例报道脊柱侧凸单靠观察就能得到改善的。另外,如果这样的时期,患者通过脊椎按摩疗法,运动治疗或无手术治疗就起到了作用,无疑患者当时的症状是处于轻度阶段,此时身体的肌肉和组织还没经过数月甚至数年的补偿性异常扭曲和脊柱弯曲。

这期间也确实会对用来反复观察脊柱测凸反复的X光的价值有些顾虑。一些研究结果发现对于曾服从于“观察期”的病人,其患乳腺癌的比例基本上是患脊柱侧凸的两倍。这对那些怀疑X光的临床作用是否微乎其微的患者来说,尤其很痛心的一件事。

全套脊椎X射线需要一束很强的光,因此比只观察脊柱的一个部位的光点对组织产生的损伤要大很多。CLEAR机构培训出来的脊椎治疗师们用7条精准细小的X光来估计脊椎的生物力学完整性。通过这个信息,他们能够运用科学具体的调整办法,制定针对患者具体姿势的运动和康复方案,这种脊柱侧弯治疗办法的结果是对患者脊柱测凸的缓解有重要的作用。一次全套脊椎X光将病人暴露在辐射下面,而且这时候的辐射大约比那7条精准的X射线产生的辐射多300倍,遗憾的是,仅仅这一个关于X射线的信息就使患者犹豫不决,不知道是否准备好继续进行脊柱侧凸医治的下一步——矫正。

矫形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650年,艾基那的保罗建议用木制的板条来为脊柱侧凸患者绑扎。第一个金属矫形器是由16世纪的Ambroise Pare 发明的。现在使用的矫形器种类让人眼花缭乱,从古老庞大的密尔沃基矫形器,到传统的TLSO(胸腰骶矫形器),如波士顿矫形器和威尔米顿矫形器。也有为晚上戴而设计的“非全日”的矫形器—— 神佑矫形器和查尔斯顿矫形器,还有能动矫正的矫形器,这种矫形器采用的是舒服有弹性的材料,说是功能不只是简单地稳定脊柱侧凸的病情。能动矫正矫形器的一个例子就是1992年在Sainte Justine 医院发明的SpineCor矫形器,或Arthur Copes 发明的Copes矫形器,这种矫形器被他用来与他的STARS康复方案(脊柱侧凸治疗先进恢复系统)配套使用。

这些眼花缭乱的种类更是因为这样的事实变得更加复杂,那就是并非每个医生教患者使用矫正器的方法都一致,每个患者听从医生建议的程度也不尽一样。结果,关于脊柱测凸治疗中使用矫正器的真正疗效的研究成果总是相互矛盾(至少可以这么说)。有些研究表示,对于那些每天都按时戴上矫正器的患者,和那些基本上不根本不戴矫正器的患者,他们的治疗效果基本上没有区别。而另外的研究显示,持续戴了多年的患者成功地稳固了病情。然而也有研究称,每天戴23个小时一周戴7天的患者病情却恶化了。在每一种情况中都是,一旦患者停止戴矫正器,矫正作用就消失了,普遍一致的认为是,矫正器可能对一些患者有作用,而对其他患者并无效果。

这种可能的效果还要必须与矫正产生的副作用相抵消,如疼痛,持续施压导致的皮肤和骨骼问题,对心脏和肺部的反作用,或许影响最大的是青春期戴矫正器而产生的心理创伤。一项研究的作者更离谱,他得出结论说,矫形强加给患者的精神损害太严重了,对有些病例来说考虑手术可能才是更佳的选择办法。在另一篇研究文章中,通过矫形治疗的患者中,60%的病人称矫形搅乱了他们的生活,还有14%的患者认为矫形给他们留下了心理创伤。

对于那些通过矫形却没能阻止脊椎测凸病情恶化的患者来说,最后就只有一个选择:手术。那些面临着这个选择的患者可能被告知,在他们的脊椎上安一根钢筋不会影响他们的日常活动能力,而是减少肋骨的拱度,改善他们的美观。然而,研究结果一致表明,手术主要是侧重于治疗两侧弯曲,对对付扭曲的脊椎(因此也叫肋骨突起)基本不起作用,这会使得肋骨的拱起程度更加严重( Chen 2002, Goldberg 2003, Hill 2002, Pratt 2001, Weatherly 1980, Wood 1991, Wood 1997)。此外,脊椎上没有安钢筋的位置的活动性会增强以补偿安钢筋位置活动性的缺乏,总之,这个理论是不正确的。2002年发表的一篇关于脊椎的研究报告发现,不仅安钢筋的位置的活动性会变差,甚至脊椎上没有安钢筋的位置的活动性也会变差。该研究作者明确指出,未安钢筋位置的补偿性增强作用与现今的理论相背而驰。

像大多数高侵入性的治疗程序一样,脊椎手术有死亡风险,而且这种风险永久存在。尽管声称其死亡率不到1%,但是没有任何一个医生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性。手术后四肢感觉或运动功能的丧失(截瘫或四肢麻痹)也有损害神经的风险。近年来,这种情况越来越令人担忧,因为医生为了追求患者更好的矫正效果,对脊柱上运行的神经系统施加了更多的压力。

对手术时用到的硬件故障率几乎是100%,有可能立刻发生在手术后,也有可能发生在手术后几年,但是钢筋的一个或多个零件有很大可能会形成障碍或断裂。一项研究的作者称:“估计患者的生命是否能维持长久,钢筋断裂的可能性很关键。”另一项研究发现在做了手术的74个患者中,手术后几年内有27%的患者都产生了假关节(钢筋和脊柱融合失败)。

事实的真相是,脊柱侧凸指的是脊柱的反常,比单纯的两侧弯曲复杂很多。然而手术的“效果”只能通过测量使用蛮力减少侧位偏差的程度来判断,

技术上来说,既然观察不是治疗的一种方法,那就可以安全地说,正式为外科医生所赞成的治疗方案就只有矫形和手术了;一个典型的古训说,如果你只有锤子这一个工具,往往任何问题都像锤钉子,然而,要是你手上有更多几种工具,那么新的机遇就可能会诞生。

最后,《健康在你手》并不是有意要诋毁那些为治疗脊柱侧凸患者奉献一生的医疗专家们的付出与努力。但是,我们乐意为如今的治疗方法添点内容,告诉那些亲自感受了脊柱侧凸的患者有关研究成果,鼓舞患者们根据自己的脊椎状况和自己的生活,自己做出明智的决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subscribe

JOIN OUR MAILING LIST.

Be the first to learn about health and scoliosis research and special ev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