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s1
banner

看看他们的故事

Main Content

Im Alter von 11 Jahren wurde bei mir zum ersten Mal Skoliose diagnostiziert. Mein Rücken befand sich in einem miserablen Zustand, denn meine Wirbelsäule war in der unteren Kurve um 38 Grad und in der oberen Kurve um 40 Grad verschoben. Meine Ärzte waren sehr besorgt wegen des Ausmaßes, obwohl ich zu dieser Zeit keine Schmerzen hatte. Ich bemerkte lediglich, dass meine Schultern und Hüften nicht gleich hoch waren. Die einzigen Optionen, die meine Ärzte mir sagten, waren das Tragen einer Stütze oder eine Operation. Mein Leben änderte sich schlagartig und ich war kein sorgenfreies Kind mehr.

Nachdem ich mehrere Jahre eine Stütze getragen hatte, bemerkte ich nach wie vor keine Verbesserung. Die Verkrümmung wurde sogar noch schlimmer. Zudem war die Stütze sehr unbequem und meine Skoliose verbesserte sich nicht. Ich versuchte es mit Übungen der traditionellen chinesischer Medizin und mit einer Physiotherapie, doch nichts konnte meinen Schmerz lindern oder den Zustand meiner Verkrümmung verbessern. Ich hatte Angst vor einer Operation, doch im Endeffekt war mir klar, dass ich keine andere Wahl hatte. Ich verlor jegliche Hoffnung, dass ich ohne Operation eine Verbesserung meines Zustands erzielen könnte.

In der Zeit als ich Dr. Lau kennenlernte, war mein Rücken um 50 Grad verkrümmt und eine Korrekturoperation schien unumgänglich. Ich konnte seine Erfolgsgeschichten zu diesem Zeitpunkt noch nicht glauben. Ich begann seine Übungen durchzuführen und verzeichnete eine Verbesserung um 5 Grad. Dies war für mich ein enormer Erfolg, wenn man bedenkt, dass die Behandlung während meiner mittleren Reife durchgeführt wurde und ich in dieser Zeit extrem viel Schulstoff nachzuholen hatte. Mein Rücken wurde viel stärker und auch meine Schultern und Hüften wurden zeigten positive Veränderungen. Dr. Lau hat mir wieder Hoffnung gegeben und ich erwarte im Laufe der Therapie noch bessere Ergebnisse.

L. Si Hui

L. Si Hui
18yr old, Student
Singapore
Lim Ching Mae

12岁的时候,政府派出护士到各学校为所有学生做健康检查,但我是唯一被叫到一间小房间的人。那天的情况我仍历历在目,里面的护士都用很担忧的表情看着我,她们要我弯腰,确认我患有脊柱侧弯。我被送到医院,被医生要求要戴上支架稳定状况。

最初戴上支架真的很痛苦,它的硬塑料边缘经常刮伤我的肉,特别是坐骨两侧位置。不单是走路时,就算我只是稍稍移动身体,就已经很痛。经过日子洗礼,我的肉已经习惯,但因为磨擦多了,那位置的皮开始松松的和变形。每天配戴支架23小时,支架内的皮肤开始不一样,很容易破皮。一旦碰到汗水就变更差,那股吓人的味道让我记忆犹新。我经常觉得很热,热就会流汗,流汗就会发痒。每当我一抓痒,我就会很后悔,因为被支架包围的皮肤已经变很薄和脆弱,一抓就很容易抓破,伤口更会流出黄色的排出物,甚至是会流血,令味道变得更难闻。我觉得自己像行尸走肉,连我也很鄙视自己的身体,但我不能把支架脱下,要强迫自己戴上它,因为它是我可以避开做手术的唯一希望。

上了中学,我的性格改变,变得安静,总是躲在阴影内。每个人,包括老师,都一副很同情我的样子,带着怜悯和古怪,令我觉得自己是个怪物。我被孤立,而且很快就成为来自富裕家庭的优秀学生的欺凌目标。他们得到校长、老师宠爱,更被选为班长;但在这背后,他们总爱挑衅我、推我,令我留下很多血痕。然而,没有老师相信我,所以在13岁,我要独自和安静地渡过。配戴支架伤害最深的,不是我的身体,而是我的心灵。

当我19岁,医生就说我的情况已经稳定,无需配戴支架。这天是我最快乐的一天。此后,我的皮肤完全康复,细滑如丝。但,我的背痛就如当初仍配戴支架的日子。我尝试过按摩、热疗和膏药,但都只能提供一时缓解。24岁那年,我的医生在伊利莎白医院开设诊所,但他说我患的是脊柱侧弯,并无治疗方法,所以我只能继续与背痛为伍。

到2009年,一个晚上,神要我从床上爬起来检查邮件。我不明所以,因为我从来不会检查我的雅虎邮箱,但我还是照着做。我看到刘子杰医生的网站,实在很震惊,奇妙得令人难以置信,但又同时带着怀疑和恐惧。突然间,希望就在我面前,我身边的人都持怀疑态度。终于在数月后,我致电到刘医生的诊所。

第一次见到刘医生,觉得他友善、谦逊和贴心。他的外表与网站上看到的很不同,但他对矫正我脊柱侧弯的信心十足,令我相信奇迹存在并完入投入。他教我锻炼和注意营养,并把他的书借给我,让我学会自我修复,他也很乐意回答我一切问题。刘医生更会将自己费尽心血写成的文章放上网站和博客,教育病人注意健康。他也曾接受电台,电视和报纸访问。他的著作包含了我们脊柱侧弯患者所需要了解的全面知识及不断进化的事实,明显有助提高我们的健康。

治疗期间,我的姿势显着改善,不会再垂头丧气。此外,我有跟从他的建议饮食,经历巨大转变,我的近视在六个月的时间,由500度降至450度,我的体力也大大提高,不再像过去般容易疲倦和生病。我的肤质也变好了,无需再化妆。加上每个人都觉得我长高了,而背痛也逐步改善,最重要的是,成功让我重拾自信。

经过半年治疗,我上半部的“S”形脊柱已由36度减少到30度,下半部分则由35度减少到26度,合共15度对我来是说简直是梦想成真的奇迹,将我的希望达成。我衷心感激刘医生。

他不但矫正我的脊柱侧弯他授予我不屈不挠的强大信念,改变我整个人生。只要有梦想,凡事可成真。

Lim Ching Mae
19th May 2010
Singapore
irene t

我在11岁,一次学校的例行检查中,发现患有脊柱侧弯,弯曲度约10至20度,并未严重到要配戴支架或做手术。医生每半年跟进我的情况,亦无明显恶化。很幸运地,我从没有被迫戴上支架,到整个青春期完成,我的脊柱情况稳定,无需再作检查。而当时,我并未觉得有任何疼痛或不舒服。直至多年后,开始出来工作,当站或坐太久的时候,我便会感到背痛。我到一家本地医院接受治疗,并被处方葡萄糖胺。医生说痛楚是由于脊柱侧弯导致脊柱受压而引起,建议我不要进行任何剧烈运动,如慢跑和打篮球。由于这些都是我的日常主要运动,我忽然觉得,我不能再运动了。因为怕痛,所以我直接停止了运动。

而这个时候,我的弯曲度已达39度,医生每年为我拍摄X光片监察情况。曾经有人告诉我,一旦弯曲度超过45度,唯一的选择就是做手术。因为饱受痛楚,我很害怕尝试任何运动,包括医嘱练习。两年后,我到过脊柱神经科诊所,虽然经过调整的确有助减轻痛楚,但并无矫正我的弯曲情况,而葡萄糖胺亦不能带来缓解作用。老实说,我觉得我最终必须接受手术,我很失望,对其他方案都不存在一丝幻想。

庆幸在我的脊柱进一步恶化前,我遇到刘子杰医生。他的锻炼和饮食资讯,重燃我的希望。当我完成练习,我感到我的力量和脊柱同时加强。我的右边弯曲由39减至30度,左边弯曲由28减至27度,背痛明显减少,提高我的活动水平。我已不再活在恐吓当中,我可以积极改善我的脊柱侧弯,而无需只是被动的监察改变和等待手术。刘医生恢复我对生命的希望,不再预见未来我要进行手术的情况。

Irene T.
25 yr old, Office Worker
Singapore

62岁仍可由46度减至39度,一切有赖刘子杰医生

在过去12年,我看过无数医生、骨科、脊骨神经科和理疗师,我对已确诊的脊柱侧弯没抱太大希望。但,凡事总有一线曙光,而刘子杰医生正正是我的曙光。我也不知该如何感激他把事情变得有可能。

尽管我在20岁已受脊柱侧弯困扰,但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只认为状况是与我的举止有关,我一直以为是我的走路姿势出引致问题,而并没有想过这是种疾病。多年来,我的右肩膀明显较左边为低,令我的左腰看起来较右腰高,相信我,寻找合适衣服对我来说已是极小的问题,因为我要面对更多更迫切的情况。我经常背痛,有时候疼痛更极为严重。

我在1997年因为背部剧痛而确诊患有脊柱侧弯,也拍摄了X光片,但我当时不知道我的弯曲度多少,而当时更被告之手术是我的唯一选择。我不大希望做手术,因此我再约见另一位骨科医生,虽然没有再拍摄X光片,医生跟我说,我的脊柱侧弯是20度。

这次,我被建议进行理疗和手术,但我仍是不相信手术是唯一办法,我亦感激老天爷相信此不是唯一把我治好的途径。因为医生们都好像很知道他们能如何对付脊柱侧弯,所以我去看了脊骨神经科医生。

虽然物理疗法确有一定程度的帮助,但效果只能维持一段短时间,难以忍受的背痛还是不时出现。有时候,痛楚更会在进行脊柱按摩治疗后加剧。

后来,我找到刘医生。虽然我对再次找脊骨神经科执业者有所怀疑,但我还是去了,而且这可能是我对自己做过最好的事。当我去看刘医生时,拍摄的X光片显示我的脊柱侧弯在过去多年增加至46度。无需进行侵入性手术的情况下,在我这个年纪,仍能改善了7度!现在,我感觉更健康快乐,而且我走路的姿势亦变好了。我不会再经常无精打彩,更没有了之前经常感到的晕眩感。最重要的是,我的背痛、疲劳和紧绷统统消失。

我认为刘医生的方案与我多年来看过的所有专家截然不同。整个治疗程序只包括运动、物理治疗和营养,绝对不会造成伤害。方案很简单,我更可持续进食正确食物和做合适锻炼,保持最佳状态。

如果要感谢一个令我变得自信、快乐和无忧无虑的人,这人一定是刘医生和他的奇妙方案。

Irene K.
62 yr old Grandmother
Singapore
julia h

我十多岁已患有脊柱侧弯,而我母亲也患有此症,看到她年纪越长,驼背就越明显。我一直很担心我将来也会变成那样。

到我30多岁时,我开始注意到我的上背与肩膀经常出现痛楚,同时也时常头痛,我相信这与我的背痛相关。我开始去看刘医生,不得不说,他改变我的一生!仅仅几星期治疗,我的肩背痛好多了,而头痛更成了过去式。刘医生教我在家练习,而且建议我改变饮食,这个真的太难跟从,所以我不断作弊。方案需要患者很大的专注与承诺,然而,只要做到您必须做的,您就会像我一样,得到很大惊喜。

我希望多年前已遇上刘医生,这些年就无需经过痛苦和担忧了。如果我十多岁就看他,可能我的脊柱侧弯不会恶化,感觉会好很多。

我会推荐刘医生予任何经历背痛或脊柱侧弯,甚至两者皆有的人士。我相信,越早接受治疗,效果就越好。我已鼓励朋友带患有脊柱侧弯的女儿去看刘医生。或许,她们就无需像我一样,经历多年痛楚。

Julia H.
New Zealand

我们患有脊柱侧弯的的儿子Matthew非常投入学校运动。因为运动对他很重要,所以他同时是选修足球和篮球课。

当他十多岁的时候,专科医生确诊他患有脊柱侧弯症,他们已提到Matthew可能需要进行矫正手术。考虑到手术很可能会影响Mathew的运动能力,我们一直都犹豫应否进行如此重大的手术,甚或戴上支架,而且,Matthew也坚决表示不想配戴支架。

Matthew在比赛时经常感到背痛,所以我们开始寻找其他替代治疗,希望弯曲情况慢慢得到改善。Matthew开始看刘医生,刘医生很明白运动对Matthew是多么重要,于是他们一起设计出一套改善Matthew弯曲度的运动和饮食方案。Matthew对方案充分配合,希望无需接受手术。

结果,我们很高兴报告,Matthew的双弯曲情况已逐渐减少,上背部份减少7度,而腰背部份则减少9度,完全超乎我们想象。当初我们只是希望弯曲度不再恶化,意想不到弯曲情况竟然得到改善!Matthew现在很开心,再也不用抱怨背痛。

感谢刘医生!

Matthew T.
Singapore
anna-m

我今年19岁,来自乌克兰,在新加坡是为了念书,并兼职当模特儿赚取学费。

我工作的模特儿公司对我说,我的姿势似乎有点“未能达标”,需要改善。我知道我有脊柱侧弯,因为当我还是小孩的时候,父母已被告知我的脊柱弯曲,但我从来没有接受过任何治疗,也根本不知道有治疗存在,只以为这是很平常、需要习惯的事。直到有一位模特儿建议我尝试脊柱按摩治疗,她说她曾看过刘医生,获得很大的帮助。

刘医生证实我有轻微脊柱侧弯,他为我拍摄X光片并告诉我,我的弯曲度是19度。于是我开始接受他的治疗,我在数星期内看到我的姿势有明显分别,很高兴看到此结果。现在我仍然是模特儿,而我再也没有听到别人批评我的姿势!

Anna M.
19 years old
Ukraine
Alice C.

成年后,我大部份时间都活在背痛当中,因为我儿时已被诊断患上脊柱侧弯,但当时父母被告知我的情况无需动手术。我的父母开始担心我的姿势,但两个不同专科医生都对他们说我的弯曲情况不算太差,我成年后应该不会再有问题。

当我踏入20多岁,我开始经常背痛,最初因为忙着照顾我的小孩,也就不太在意,直到这几年,我的痛楚加重,连丈夫也看到我的姿势变差,我甚至不能站直,看起来像驼背。而背痛有时严重得令我就算在家也不能进行正常活动,整天过得很痛苦。

终于,在朋友说服下,我不情愿地去看了由某世交所介绍的刘子杰医生。当时我幻想他的治疗会像要“折断”我的脊柱,对他持怀疑态度,我害怕治疗会令痛楚加剧。结果,我很意外,治疗不但不会痛,而且在刘医生指导下,我改变了我的饮食并在家锻炼,经过数星期,我留意到我的背痛减少而且姿势改善,实在很振奋。

我花了很多年才意识到,如果我想继续照顾我的家人,必需要先照顾好自己。很高兴丈夫鼓励我寻求协助,同时我将永远感激刘医生不仅改善了我的背痛,更教会我如何正确照顾身体。了解饮食的重要性,我和家人同样受惠。

Alice C.
San Francisco, USA
olga-d

我已经忘了从哪时候开始,母亲一直抱怨她的背痛。父亲去世后,母亲搬到我家来与我们住在一起,她的背部有时痛得非常利害,疼痛感更会一直延伸到右脚。不久,她更经常跌倒,令我开始担心我与太太不在时,母亲会做出伤害自己的事。因此,我们带她去求医,当时医生只说母亲有此状况是由于年纪渐长,建议如果我们无法照顾她,就安排她入住养老院。

碰巧有朋友提到刘医生,我们就做了些研究,并决定尝试他的海外护理方案。刘医生非常友善,并花了很长时间了解母亲的健康状况和病历,母亲与我们都觉得很放心一试,便同意参加方案。

刘医生发现母亲背部有45度弯曲,因而导致她的背部和脚部疼痛,令她跌倒。完成第一阶段的疗程后,母亲对背痛的抱怨少了,脚痛更是完全消失!

当我们继续疗程,我发现母亲站得比以前直多了,肩膀也不再隆起。更重要是,她跌倒的次数明显减少!我们现在完全信任脊柱按摩护理,以及刘医生的方案!

Olga D.
Germany
andrej-ziman

我被背痛缠绕多年,刚开始我还是斯洛伐克的专业网球选手,我在一场比赛中受伤,当时亦没有太在意,而数天后它也自动痊愈。然而多年来,就算没有打网球,只是坐的时间较长,疼痛就会出现。我开始不断出现背痛的状况,甚至连走路也会感到痛楚。自从我搬到新加坡教授网球,另一位教练就介绍我找刘医生,当时我在欧洲已经看过多个理疗医师和脊柱按摩治疗师,多看一个也不会有损失。刘医生送我去拍摄X光片,发现我的椎间盘变薄,压住我的神经。经过长时间在脊柱位置使用机器减压,配合刘医生的治疗,我很高兴即使长时间教授网球、驾驶或对着电脑工作,我的疼痛也不会出现!更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刘医生要求我做的治疗后X光检查显示,我的椎盘变形已回复正常,证明刘医生的治疗方案十分成功。无可否认我最初对他的方法存有怀疑,但,我现在已经是其忠实信徒!谢谢刘医生!

Andrej Ziman
Tennis Pro
Slovakia
damien-ng

我热爱高尔夫球,是我多年来最喜欢的工余活动。直到去年,我开始感觉到颈部疼痛,甚至连带每次我一挥杆练习,左手也感到痛楚,令我意识到,我需要寻找治疗方法。
damien-ng-report
因此,我约见了刘子杰医生,他向我详细解释我的致痛原因,替我进行检查,并了解我的运动和饮食习惯。他送我去拍摄X光片,显示我由C5至C7的颈椎出现退化性椎间盘疾病,引致我神经受压,令手臂出现痛楚。刘医生建议我为颈部减压并进行矫正,还提议我在家多做运动。

一周内,我已经摆脱痛楚,重拾球杆。而且三个月后的X光片显示我的颈椎已恢复正常,甚至我打高尔夫球的能力也改善了!我极力推荐刘医生,他不仅对脊骨神经,而是对各方面的健康护理都具有丰富知识。

Damien Ng
Golfer
Singapore
li-ai-lay

在遇到刘子杰医生前,我有严重腰背痛、高胆固醇和很多消化问题。我已接受过不同类型的医生、专家和治疗师诊治,但每次一停止治疗,患处就会复发。自我有记忆起,按摩已成了我每周必做事项,加上价钱昂贵,实在令人沮丧。尤其当我受到严重腰背痛和母亲去世的双重打击下,我渐渐失去了希望。
li-ai-lay-xray

幸运的是,我碰上了刘子杰医生。他细心和耐心聆听的态度给予我很大启发,更协助我的健康回到正轨。他的整体方法正是我所需要的,通过改善我的生活方式、饮食习惯和精神状态,让我的健康彻底改善,我终于能够健康自立,无需承受痛楚。他的知识提供我未曾想过拥有的可持续身心健康。现在,按摩对我来说已成为一种享受,因为我再没痛楚,可以纯粹放松心情。另外值得高兴的是,我外表也改善了,我不但感到活力,看起来比以前更年轻。我按照刘医生给我的饮食建议,即使吃了脂肪和胆固醇食物,如鸡蛋,我的医院测试仍然显示我的胆固醇水平有效降低。朋友都很好奇我到底吃了什么,而且也开始注重健康!

这一切有赖刘医生的指导,令我全然受惠于他对理想健康和营养的浓厚兴趣和不断探索。最后一提,他持续追求卓越标准,值得所有年龄人士借鉴。

谢谢刘医生!

Li Ai Lay
Teacher , Age 56
Malaysia

腰背手术失败后,我的神经外科医生宣判我需要使用轮椅,他更告诫我,脊柱按摩治疗师只会令情况更严峻。而我则认为,既然我数个月后都要永远坐在轮椅上,脊柱按摩又如何可以令情况变更坏。手术遗留下来的大量疤痕组织造成我的脊髓压力,导致我经常跌倒,坐骨神经痛更是难以承受。在脊柱治疗的数个月内,我发现我已经没有再跌倒,而且坐骨神经痛几近消失。只要我腰背挺直地行走,不弯腰,我现在可以无需拐杖就能练习。我很少使用我的电动轮椅,直接把它送到贮藏室。此外,刘医生同时替我治疗我尚未发作的颈椎融合。我知道,部分变化与刘医生要求我跟从的饮食相关,但我深信,脊柱按摩有助我减少或重新分布我的疤痕组织,令它不再直接压住脊髓。可以告诉您,我也曾经历过绝望、害怕与怀疑,但现在,我已是脊柱神经护理的忠实信徒。

Mr Yoh
65 years old
Malaysia
low-cher-ching

我快13岁时,父母发现我走路一瘸一拐,开始担心我的左脚比右脚短,便向一位当资深护士的朋友请教。后来,我被带到医院找专科医生检查,也不明白有何需要大惊小怪。即使在医生向我父母解释我脊柱侧弯的严重性,我也不为所动… 直到我们去探访院中一名数月前完成脊柱侧弯矫正手术的女孩,她母亲告诉我们她需要卧床达半年,我才意识到我身体出现严重问题。我的腰椎呈38度C形,按照医生所言,一旦弯曲度超过40度,我就会被建议做手术,这不仅代表我需要卧床半年,也会对我父母当时的经济和身体状况造成巨大压力。幸好,我只需在未来五年戴上支架。

在十多岁的尴尬年纪,穿着硬塑料身体支架令我缺乏自信,我更要穿着特大号的校服以迁就支架。体育课有一半不能参与,就算短跑都会令我支架内侧湿透,还因此被支架边缘弄到多处瘀伤。部分体育教师以为我只是懒惰,实在有口难辩。我经常出现皮疹,穿胸罩时总有一边肩带会掉落,我也不能使用漂亮的单肩包。我需要将课本分成较小部分以免书包超载,不过即使如此,我还是要带着两个书包,每天用三至五小时往返学校,直到今天,我仍记得在炎热的下午,走在路上,支架内全身湿透的感觉。回顾那些年,对该年纪的女生来说,简直是折磨。幸好,17岁那年,我的支架已不合身,终于可以脱下来,而且决定不会再戴支架,也不要再去看专科了。

随着年月流逝,我学会了与弯曲的脊柱一同生活──选一些遮掩我不对称身体的衣服,调整我的鞋令我的蹒跚步态没那么明显,以及用袋支撑我的背部等,我已对治疗脊柱侧弯采取完全放弃的态度,我的轻微背痛和肩颈僵硬因年纪增长而经常出现,我知道我的脊柱侧弯情况恶化,但我相信也没有任何解决办法。

到2006年4月,严重的背痛令我需要卧床近一星期。持续痛楚令我崩溃,我开始想,如果我余生的疼痛日益频繁,我应该在“有限的日子”里,做想做的事。两个月后,当我正计划移居澳洲,我妹妹带来一则有关刘子杰医生的研讨会剪报,刘医生对脊柱侧弯的解说及个案分享给予我新的希望。在互联网进行一轮研究和经过认真思考后,我决定将移民计划推迟半年,先去完成刘医生的一个疗程。

治疗前的X光片显示我的曲线在多年来已恶化至55度,连带颈椎也需要矫正。接下来的半年,我持续每周两至三次找刘医生治疗。最初接受治疗的两个月里,做拉伸矫正动作时感到非常痛,但我依然完成全部练习,慢慢地令我身体感觉更灵活,活力更充沛,我更开始期待和享受治疗。因为刘医生对我饮食健康和睡眠质素的嘱咐,我开始注意我的饮食与睡眠。

六个月治疗结束后,X光片显示我的脊柱侧弯改善15度,因此我在移民澳洲前,再接受另外三个月治疗。

对我来说,整个治疗过程的意义远远大于15度的脊柱矫正。我感受到多方面的祝福,学会了相信任何问题都会有解决办法。以一位成年人每年脊柱侧弯恶化1度的粗略估算,刘医生的矫正治疗可能帮我赢得15年的时间。即使没有15年,我依然真诚地感谢他。

Low Cher Ching
Solution to My Scoliosis 33 years old
Malaysia

经过多月犹豫是否要改变我的饮食,直到最近,我决心一试。令我惊讶的是,我发现跟从刘医生的饮食指导后四天,我的血压比平常的80/120明显下降,同时甩掉四公斤。而且,持续最少半年的左髋关节痛楚亦已不复存在。

我目前已没有服用高血药物,但继续仔细监察我的血压和体重。通过改变饮食习惯,我成功维持血压度和体重,我身体两部分的疼痛也几乎完全消失,标志我跟从刘医生建议,成功减低炎症的结果。

我看到X光片显示我严重的关节炎及下背的痛楚改善了12度,感到非常惊讶。我在此衷心感谢您,没有您的的鼓励和教导,我想我也不会尝试这个方案。

此致
Tan Poh Ghee

Tan Poh Ghee
Tan Poh Ghee - Scoliosis and Hypertension Improved!
Singapore
chan-cheng

我在20年前做家务的时候弄伤了背部,而且不幸的是,我从来没有找专家咨询,照顾好伤患处,令疼痛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更试过剧痛到动弹不得。我只有在无法忍受时,才去看理疗医师。由于我没有好好对付它,导致情况恶化,影响我的活动能力。

我在2003年经历了一次重大手术──全髋关节置换。此前,我在活动时产生巨大痛楚,几乎不能走路,不得不借助轮椅走动,更影响到我的睡眠。手术后,情况有所好转。但是我的背部问题依然存在。因此,我希望在为时已晚之前,寻求医疗帮助。

直到2005年10月,我偶然参加了一次由刘子杰医生举办的脊柱问题研究会,刘医生对脊柱问题的渊博知识,令我印象非常深刻,我知道我已找到可以帮助我的人,并立即约见刘医生。

刘医生是位非常热诚的人,他完全能感受到病人所遇到的问题和遭受的病痛折磨。他全身心地治疗他的病人,不间断地关心和监察病人的康复进展。在接受刘医生的治疗后,我感觉到我的背部问题和健康都有明显改善。

我的整体状况变好,我终于找到了能帮助我减轻疼痛的医生。

Chan Cheng Ha女士

Madam Chan Cheng Ha
Finding A Better Alternative to Surgery 62 yrs old
Singapore
licy coh

背部疼痛已经折磨了我20多年,我一直以为是由于自己不正确的姿势造成或是职业病。而针灸和按摩只能暂时地缓解痛楚。在我左边手臂和手指感到刺痛和麻痹的时候,我去寻求骨科医生协助。经过与治疗师的几次牵引和练习,医生说引起症状是因为退化,也就让我离开了。这个消息非常让人沮丧。我应否接受此状况并只作等待?我应否接受状况直至必须要进行手术为止?一年后,刺痛和麻痹感又再回来,我拒绝再去找该医生,因为我怕听到相同消息然后又是一轮等待。xray

我偶然看到Heath Contour的广告。在研究会后,刘子杰医生为我检查并把我送去拍摄X光,因此发现我有脊柱侧弯、颈部和髋关节问题。我毫不犹豫就找刘医生,开展了我每周三次的治疗。六个月后的X光检查结果远超我的预期,我的颈、胸和腰分别改善了10、8和12度,而且还长高了1厘米。

我决定继续参加一年的“健康方案”,务求稳定我背部的情况,刘医生还指导我如何排毒和饮食,而测试更显示我的糖尿病和肝肾功能都得到改善。连朋友也赞赏我看起来很健康,我现在充满力量了!

Lucy Koh
Retired Teacher Avoids Surgery - 54 yrs old
Singapore

八年前,当我进行全身按摩时,按摩师以手指顺着我的弯曲度比划,才发现我患有脊柱弯曲。但我认为大概这是天生的变形,而且又没有任何痛楚,就连很多女士投诉每次周期来时的背痛都没出现过,甚或我的头痛次数也屈指可数。不过,直到近年,我开始出现肩膀绷紧和无力感。

数月前,我开始怀疑我脊柱的弯曲会否就是 “脊柱侧弯”,所以我参加了刘医生一个关于脊柱侧弯的研究会。脊柱按摩治疗师经视觉评估后确定我有脊柱侧弯,后来的脊柱X光片也证实我的右胸呈C形的36度脊柱侧弯,由颈部到T6。

我报名参加了刘医生的矫正疗程,每星期两次、每次一小时治疗,透过运动伸展和强化我身体上半部和颈部的肌肉和骨胳,包括牵引和倒立牵引。然后再到医生的房间内,矫正的脊柱和颈椎。最后,是令我最放松的电极和机器。

在患者完成所有治疗后,刘医生会把他们送去做X光评估,很多早期患者的X光片中,可以看到非常令人鼓舞的效果。所有患者的弯曲度也有减少,就算改善最少的登记患者也成功减少10度。有一个15岁患者由45度变成28度,而有一个70岁患者由16度减至4度;至于我,我足足减少了15度!

我真正能感受到肩膀和颈部越来越放轻松。上星期日,我午饭后爬上200级楼梯为10月的印度/中国的徒步旅行做好准备,但有别以往,这次我一点都不觉累!

Jacqueline T. 谨启

Jacqueline T
Scoliosis Won’t Hold Me Back!
Singapore
michael-lum

“打从12岁开始,我已受偏头痛折磨,但当时我并不知道那是什么;直到成年,我的偏头痛越来越严重,就连阳光都会引发我的偏头痛。

我在亚洲和澳洲看过最好的眼科专家,也在新加坡找到最好的神经科医生,就是找不出根源。

但,偏头痛依然持续一个月侵入数次,当然也包括期间的用药、恶心和呕吐等症状。

最差的一次是我呕吐超过15次,需要在家休息三天,每天躲在关上窗帘、开了空调的暗黑房间内。

去年,我出席了脊柱按摩治療師刘子杰的讲座,并在一星期后作出一个明智决定,就是要把我的脊柱弄直,因为这些年来,使用电脑学习和工作令我有点驼背。第一次治疗历时两小时,我要通过运动及分成三部分的弯曲动作,矫正我的脊柱。我当时感觉极好而且充满活力。

刘先生是澳洲人,个性温和谦虚,不停说话和开玩笑,更欢迎病人反馈。他不厌其烦地向我解释我的问题—脊柱弯曲及颈椎凸出太多,所以引起偏头痛。

他甚至额外为我介绍健康食物,以及把其激励大师Anthony Robbins的CD借给我。

不仅我的偏头痛消失了,我的胆固醇水平也下降,并有病历为证。

经过十个月治疗后,我姿势变得健康,更可无惧在烈日下行走。

Mr Michael Lum
Life Long Migraine Gone 50, training director
Singapore
isla-west

自我有记忆开始,我就一直有腰背疼痛的情况。任何身体动作如打扫、运动,都令我产生痛楚;在特殊情况下,疼痛感更会无缘无故出现。大约在2007年10月,我发现活动后所带来的痛苦已不止在下背,而是已延伸到中背,在2008年1月更有恶化迹象,那种疼痛相当不好受,而且此后的情况更益发严重。我继续保持活动,但已变得非常困难。当我坐着阅读、看电视甚至进食晚餐,都给予我极大不适感。我开始服用止痛药帮助入睡,但背部痛楚一直了无间断。到2月中旬,我明白到痛楚不会自动消失,我一定是做了什么,于是我约见了您,您要求我做X光检查。到下次见面,您向我展示X光片,脊柱明显弯曲。我年轻、健康、好动,甚少受伤,我一直认为自己在这方面攻无不克。当看到我的脊柱状况,让我认清真实状况。我已努力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却居然让这种事情发生在我身上,实在感到非常失望。我希望我及早就痛楚找出治疗方法,就不会落到如斯境地。

在为期三个月的疗程期间,您要我填写问卷,看看我是什么代谢形态,结果我是快速氧化蛋白质类型。您给我介绍包含较我正常为多的蛋白质和脂肪的全新饮食。起初我真的怀疑此治疗方案,担心膳食中的脂肪含量,但是我还是按照方案进行尝试。在首两至三周,我感到有点迟缓,而且喜怒无常,唯一好处是我不再在两餐之间感到肚饿。然而,当经过四周的全新饮食后,我开始真正体会到其疗效,感觉精力提升,背痛消失。我现在睡眠质量非常好,一觉到天亮。我已经不再渴望巧克力或是奶酪蛋糕,那种感觉棒极了,我甚至在不知不觉中减去了三公斤的体重。

我学到的是:
• 脊柱按摩治療師並不可怕,而且療程不會產生痛楚
• 背痛並非尋常
• 適量脂肪並非壞事
• 我当初不應強忍,而是該及早了解問題所在

Isla West
Sports Fanatic Finds Relief
Gold Coast, Australia

亲爱的刘医生:

这是来自台湾Samantha的问候。想跟您报告我女儿最新的X光片结果,请参阅附件照片。(上星期)

疗程明显有效,她的脊柱侧弯现在是36度,较上次X光片检查减少5度。

我们将会继续接受动态支撑系统,以及进行锻炼和控制饮食。

谨在此送上感谢,并希望请教您的进一步建议。

再次感谢!

此致

Samantha

Samantha
14 years old results from home therapy.
Taiwan, Taipei

我们在网上看到很多关于刘子杰医生的资料,并看过他的电视访问。 我14岁的女儿Jessica Woo,患有严重脊柱侧弯。我们在网上看到很多关于刘子杰医生的资料,并看过他的电视访问、文章和著作。

他对有关治疗脊柱侧弯的知识和经验令我们印象深刻,于是决定前往新加坡进行七星期疗程。

我们发现刘医生认真负责而且平易近人,在疗程时给予我们很大帮助。他细心聆听和解答我们任何有关我女儿的治疗和疗法上的问题。他更非常精通最新技术,以应用在其脊骨神经治疗实践当中。

我认为他对脊柱侧弯患者来说,是非常宝贵的资产,他更决心成为其执业领域内最优秀的医生之一。

我祝愿他一切顺利。

L. Fong Teh
脊柱侧弯患者Jessica W.的母亲
谨上

L. Fong Teh
Mother of scoliosis patient – Jessica W.
Melbourne, Australia

2010年8月,在我儿子快15岁的时候,他被确诊为右胸椎侧弯,脊柱弯曲度为29度。

当时著名医院里负责儿科和骨科问题的医生只建议我儿子每天23小时戴着支架,以及每四至六个月定期检查一次,并无其他额外治疗。因此,我每星期两次带儿子找脊柱按摩治疗师进行治疗。然而,到2011年7月,医院的X光片显示,弯曲度已扩大至35度!我问过自己,到底这一年来支架和脊柱按摩治疗师带来了什么?我们又做了些什么?

此后,我带儿子去中式接骨治疗,六个月后,即2012年2月,医院的X光片显示弯曲度进一步扩大至38.3度。医生告诉我,如未来数月儿子的脊柱侧弯恶化,可能需要接受手术。虽然我觉得很无助与绝望,但我仍不断寻找其他替代治疗,直到有一天,我发现刘子杰医生的著作《脊柱侧弯自然预防和治疗方案》,我立即从亚马逊订购,并在收到后马上开始阅读。此书中的指导简单易明,结合饮食和运动建议,提供预防和治疗脊柱侧弯的积极方向。刘医生也列出不同例子,解说对此疾病的误解,以及其方法为患者带来的神奇效果。

当我把书看完,就直接跟刘医生联系,更决定在复活节期间带儿子到其新加坡诊所进行治疗。由于是海外患者,我们参加了为期一周的密集治疗方案。

刘医生为我儿子的脊柱侧弯情况作简短检查后,随即建议一个定制方案,包括适当的营养方案,以及需要在诊所和家里使用一些基本工具运动。

此外,刘医生亲自以人手配合辅助机器,治疗脊柱侧弯,他更利用创新、有效的方式矫正脊柱侧弯所造成的不平衡。

回到香港,我订购了治疗期间刘医生所建议的工具/设备/机器,把运动和饮食疗法持之恒,我儿子的脊柱侧弯自2012年4月进行疗程后变得稳定,而且并无进一步扩大。

刘医生体贴患者,明白他们所承受的问题。在我每次联系时,他都乐意提供专业意见。就算疗程后已过了一年半,他仍表达对我儿子的关心,并保持监察我儿子的进度。

刘医生的治疗绝对是比手术更好的选择。

Eileen C.
脊柱侧弯患者Jonathan K.的母亲

Eileen C.
Mother of scoliosis patient – Jonathan K.
Hong Kong
subscribe

加入我们的邮件列表。

第一时间获取健康资讯,脊柱侧弯最新研究,以及各类主题活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