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s1
banner

其他護理故事

Main Content

我在11歲首次被診斷出脊柱側彎,我的脊柱明顯變形,下半部分彎曲約38度,上半部分約40度。我的醫生都極度擔心我狀况的嚴重性,雖然我當時並沒有感到任何痛楚。我只留意到我的肩膀和髖關節出現了不平衡,而醫生所提供的選擇只有支架或手術。我的生命隨之而改變,我不再是一個無憂無慮的小孩了。

戴上支架數年後,不但沒有改善,甚至彎曲度變差。由於脊柱側彎情况持續擴展,配戴支架變得很不舒適。我嘗試過傳統中藥治療及物理治療,均未能减輕我的痛楚或改善曲線。我極害怕要做手術,但我知道最終我還是得要接受它。我對無需做手術失去希望。

當我找到劉醫生的時候,我的脊柱側彎已達50度,矯正手術迫在眉睫。我簡直不敢相信他的成功案例,但我還是抱持希望開始他的練習,更發現兩條曲線都改善了5度,尤其當時我正值O水準考試和忙於功課,能有這樣的改善已是很大的成功。我的背部開始增强,肩膀和髖關節也回復平衡。劉醫生重燃我的希望,期望未來取得更大成功。

L. Si Hui

L. Si Hui
18yr old, Student
Singapore
Lim Ching Mae

12歲的時候,政府派出護士到各學校為所有學生做健康檢查,但我是唯一被叫到一間小房間的人。那天的情况我仍歷歷在目,裡面的護士都用很擔憂的表情看著我,她們要我彎腰,確認我患有脊柱側彎。我被送到醫院,被醫生要求要戴上支架穩定狀况。

最初戴上支架真的很痛苦,它的硬塑料邊緣經常刮傷我的肉,特別是坐骨兩側位置。不單是走路時,就算我只是稍稍移動身體,就已經很痛。經過日子洗禮,我的肉已經習慣,但因為磨擦多了,那位置的皮開始松松的和變形。每天配戴支架23小時,支架內的皮膚開始不一樣,很容易破皮。一旦碰到汗水就變更差,那股嚇人的味道讓我記憶猶新。我經常覺得很熱,熱就會流汗,流汗就會發癢。每當我一抓癢,我就會很後悔,因為被支架包圍的皮膚已經變很薄和脆弱,一抓就很容易抓破,傷口更會流出黃色的排出物,甚至是會流血,令味道變得更難聞。我覺得自己像行尸走肉,連我也很鄙視自己的身體,但我不能把支架脫下,要强迫自己戴上它,因為它是我可以避開做手術的唯一希望。

上了中學,我的性格改變,變得安靜,總是躲在陰影內。每個人,包括老師,都一副很同情我的樣子,帶著憐憫和古怪,令我覺得自己是個怪物。我被孤立,而且很快就成為來自富裕家庭的優秀學生的欺淩目標。他們得到校長、老師寵愛,更被選為班長;但在這背後,他們總愛挑釁我、推我,令我留下很多血痕。然而,沒有老師相信我,所以在13歲,我要獨自和安靜地渡過。配戴支架傷害最深的,不是我的身體,而是我的心靈。

當我19歲,醫生就說我的情况已經穩定,無需配戴支架。這天是我最快樂的一天。此後,我的皮膚完全康復,細滑如絲。但,我的背痛就如當初仍配戴支架的日子。我嘗試過按摩、熱療和膏藥,但都只能提供一時緩解。24歲那年,我的醫生在伊利莎白醫院開設診所,但他說我患的是脊柱側彎,並無治療方法,所以我只能繼續與背痛為伍。

到2009年,一個晚上,神要我從床上爬起來檢查郵件。我不明所以,因為我從來不會檢查我的雅虎郵箱,但我還是照著做。我看到劉子傑醫生的網站,實在很震驚,奇妙得令人難以置信,但又同時帶著懷疑和恐懼。突然間,希望就在我面前,我身邊的人都持懷疑態度。終於在數月後,我致電到劉醫生的診所。

第一次見到劉醫生,覺得他友善、謙遜和貼心。他的外表與網站上看到的很不同,但他對矯正我脊柱側彎的信心十足,令我相信奇迹存在並完入投入。他教我鍛煉和注意營養,並把他的書借給我,讓我學會自我修復,他也很樂意回答我一切問題。劉醫生更會將自己費盡心血寫成的文章放上網站和網誌,教育病人注意健康。他也曾接受電台,電視和報紙訪問。他的著作包含了我們脊柱側彎患者所需要了解的全面知識及不斷進化的事實,明顯有助提高我們的健康。

治療期間,我的姿勢顯著改善,不會再垂頭喪氣。此外,我有跟從他的建議飲食,經歷巨大轉變,我的近視在六個月的時間,由500度降至450度,我的體力也大大提高,不再像過去般容易疲倦和生病。我的膚質也變好了,無需再化妝。加上每個人都覺得我長高了,而背痛也逐步改善,最重要的是,成功讓我重拾自信。

經過半年治療,我上半部的「S」形脊柱已由36度减少到30度,下半部分則由35度减少到26度,合共15度對我來是說簡直是夢想成真的奇迹,將我的希望達成。我衷心感激劉醫生。

他不但矯正我的脊柱側彎他授予我不屈不撓的强大信念,改變我整個人生。只要有夢想,凡事可成真。

Lim Ching Mae
19th May 2010
Singapore
irene t

我在11歲,一次學校的例行檢查中,發現患有脊柱側彎,彎曲度約10至20度,並未嚴重到要配戴支架或做手術。醫生每半年跟進我的情况,亦無明顯惡化。很幸運地,我從沒有被迫戴上支架,到整個青春期完成,我的脊柱情况穩定,無需再作檢查。而當時,我並未覺得有任何疼痛或不舒服。直至多年後,開始出來工作,當站或坐太久的時候,我便會感到背痛。我到一家本地醫院接受治療,並被處方葡萄糖胺。醫生說痛楚是由於脊柱側彎導致脊柱受壓而引起,建議我不要進行任何劇烈運動,如慢跑和打籃球。由於這些都是我的日常主要運動,我忽然覺得,我不能再運動了。因為怕痛,所以我直接停止了運動。

而這個時候,我的彎曲度已達39度,醫生每年為我拍攝X光片監察情况。曾經有人告訴我,一旦彎曲度超過45度,唯一的選擇就是做手術。因為飽受痛楚,我很害怕嘗試任何運動,包括醫囑練習。兩年後,我到過脊柱神經科診所,雖然經過調整的確有助减輕痛楚,但並無矯正我的彎曲情况,而葡萄糖胺亦不能帶來緩解作用。老實說,我覺得我最終必須接受手術,我很失望,對其他方案都不存在一絲幻想。

慶幸在我的脊柱進一步惡化前,我遇到劉子傑醫生。他的鍛煉和飲食資訊,重燃我的希望。當我完成練習,我感到我的力量和脊柱同時加强。我的右邊彎曲由39减至30度,左邊彎曲由28减至27度,背痛明顯减少,提高我的活動水平。我已不再活在恐嚇當中,我可以積極改善我的脊柱側彎,而無需只是被動的監察改變和等待手術。劉醫生恢復我對生命的希望,不再預見未來我要進行手術的情况。

Irene T.
25 yr old, Office Worker
Singapore

62歲仍可由46度减至39度,一切有賴劉子傑醫生

在過去12年,我看過無數醫生、骨科、脊骨神經科和理療師,我對已確診的脊柱側彎沒抱太大希望。但,凡事總有一線曙光,而劉子傑醫生正正是我的曙光。我也不知該如何感激他把事情變得有可能。

儘管我在20歲已受脊柱側彎困擾,但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只認為狀况是與我的舉止有關,我一直以為是我的走路姿勢出引致問題,而並沒有想過這是種疾病。多年來,我的右肩膀明顯較左邊為低,令我的左腰看起來較右腰高,相信我,尋找合適衣服對我來說已是極小的問題,因為我要面對更多更迫切的情况。我經常背痛,有時候疼痛更極為嚴重。

我在1997年因為背部劇痛而確診患有脊柱側彎,也拍攝了X光片,但我當時不知道我的彎曲度多少,而當時更被告之手術是我的唯一選擇。我不大希望做手術,因此我再約見另一位骨科醫生,雖然沒有再拍攝X光片,醫生跟我說,我的脊柱側彎是20度。

這次,我被建議進行理療和手術,但我仍是不相信手術是唯一辦法,我亦感激老天爺相信此不是唯一把我治好的途徑。因為醫生們都好像很知道他們能如何對付脊柱側彎,所以我去看了脊骨神經科醫生。

雖然物理療法確有一定程度的幫助,但效果只能維持一段短時間,難以忍受的背痛還是不時出現。有時候,痛楚更會在進行脊柱按摩治療後加劇。

後來,我找到劉醫生。雖然我對再次找脊骨神經科執業者有所懷疑,但我還是去了,而且這可能是我對自己做過最好的事。當我去看劉醫生時,拍攝的X光片顯示我的脊柱側彎在過去多年增加至46度。無需進行侵入性手術的情况下,在我這個年紀,仍能改善了7度!現在,我感覺更健康快樂,而且我走路的姿勢亦變好了。我不會再經常無精打彩,更沒有了之前經常感到的暈眩感。最重要的是,我的背痛、疲勞和緊繃統統消失。

我認為劉醫生的方案與我多年來看過的所有專家截然不同。整個治療程序只包括運動、物理治療和營養,絕對不會造成傷害。方案很簡單,我更可持續進食正確食物和做合適鍛煉,保持最佳狀態。

如果要感謝一個令我變得自信、快樂和無憂無慮的人,這人一定是劉醫生和他的奇妙方案。

Irene K.
62 yr old Grandmother
Singapore
julia h

我十多歲已患有脊柱側彎,而我母親也患有此症,看到她年紀越長,駝背就越明顯。我一直很擔心我將來也會變成那樣。

到我30多歲時,我開始注意到我的上背與肩膀經常出現痛楚,同時也時常頭痛,我相信這與我的背痛相關。我開始去看劉醫生,不得不說,他改變我的一生!僅僅幾星期治療,我的肩背痛好多了,而頭痛更成了過去式。劉醫生教我在家練習,而且建議我改變飲食,這個真的太難跟從,所以我不斷作弊。方案需要患者很大的專注與承諾,然而,只要做到您必須做的,您就會像我一樣,得到很大驚喜。

我希望多年前已遇上劉醫生,這些年就無需經過痛苦和擔憂了。如果我十多歲就看他,可能我的脊柱側彎不會惡化,感覺會好很多。

我會推薦劉醫生予任何經歷背痛或脊柱側彎,甚至兩者皆有的人士。我相信,越早接受治療,效果就越好。我已鼓勵朋友帶患有脊柱側彎的女兒去看劉醫生。或許,她們就無需像我一樣,經歷多年痛楚。

Julia H.
New Zealand

我們患有脊柱側彎的的兒子Matthew非常投入學校運動。因為運動對他很重要,所以他同時是選修足球和籃球課。

當他十多歲的時候,專科醫生確診他患有脊柱側彎症,他們已提到Matthew可能需要進行矯正手術。考慮到手術很可能會影響Mathew的運動能力,我們一直都猶豫應否進行如此重大的手術,甚或戴上支架,而且,Matthew也堅决表示不想配戴支架。

Matthew在比賽時經常感到背痛,所以我們開始尋找其他替代治療,希望彎曲情况慢慢得到改善。Matthew開始看劉醫生,劉醫生很明白運動對Matthew是多麼重要,於是他們一起設計出一套改善Matthew彎曲度的運動和飲食方案。Matthew對方案充分配合,希望無需接受手術。

結果,我們很高興報告,Matthew的雙彎曲情况已逐漸减少,上背部份减少7度,而腰背部份則减少9度,完全超乎我們想像。當初我們只是希望彎曲度不再惡化,意想不到彎曲情况竟然得到改善!Matthew現在很開心,再也不用抱怨背痛。

感謝劉醫生!

Matthew T.
Singapore
anna-m

我今年19歲,來自烏克蘭,在新加坡是為了念書,並兼職當模特兒賺取學費。

我工作的模特兒公司對我說,我的姿勢似乎有點「未能達標」,需要改善。我知道我有脊柱側彎,因為當我還是小孩的時候,父母已被告知我的脊柱彎曲,但我從來沒有接受過任何治療,也根本不知道有治療存在,只以為這是很平常、需要習慣的事。直到有一位模特兒建議我嘗試脊柱按摩治療,她說她曾看過劉醫生,獲得很大的幫助。

劉醫生證實我有輕微脊柱側彎,他為我拍攝X光片並告訴我,我的彎曲度是19度。於是我開始接受他的治療,我在數星期內看到我的姿勢有明顯分別,很高興看到此結果。現在我仍然是模特兒,而我再也沒有聽到別人批評我的姿勢!

Anna M.
19 years old
Ukraine
Alice C.

成年後,我大部份時間都活在背痛當中,因為我兒時已被診斷患上脊柱側彎,但當時父母被告知我的情况無需動手術。我的父母開始擔心我的姿勢,但兩個不同專科醫生都對他們說我的彎曲情况不算太差,我成年後應該不會再有問題。

當我踏入20多歲,我開始經常背痛,最初因為忙著照顧我的小孩,也就不太在意,直到這幾年,我的痛楚加重,連丈夫也看到我的姿勢變差,我甚至不能站直,看起來像駝背。而背痛有時嚴重得令我就算在家也不能進行正常活動,整天過得很痛苦。

終於,在朋友說服下,我不情願地去看了由某世交所介紹的劉子傑醫生。當時我幻想他的治療會像要「折斷」我的脊柱,對他持懷疑態度,我害怕治療會令痛楚加劇。結果,我很意外,治療不但不會痛,而且在劉醫生指導下,我改變了我的飲食並在家鍛煉,經過數星期,我留意到我的背痛减少而且姿勢改善,實在很振奮。

我花了很多年才意識到,如果我想繼續照顧我的家人,必需要先照顧好自己。很高興丈夫鼓勵我尋求協助,同時我將永遠感激劉醫生不僅改善了我的背痛,更教會我如何正確照顧身體。了解飲食的重要性,我和家人同樣受惠。

Alice C.
San Francisco, USA
olga-d

我已經忘了從哪時候開始,母親一直抱怨她的背痛。父親去世後,母親搬到我家來與我們住在一起,她的背部有時痛得非常利害,疼痛感更會一直延伸到右腳。不久,她更經常跌倒,令我開始擔心我與太太不在時,母親會做出傷害自己的事。因此,我們帶她去求醫,當時醫生只說母親有此狀况是由於年紀漸長,建議如果我們無法照顧她,就安排她入住養老院。

碰巧有朋友提到劉醫生,我們就做了些研究,並决定嘗試他的海外護理方案。劉醫生非常友善,並花了很長時間了解母親的健康狀况和病歷,母親與我們都覺得很放心一試,便同意參加方案。

劉醫生發現母親背部有45度彎曲,因而導致她的背部和腳部疼痛,令她跌倒。完成第一階段的療程後,母親對背痛的抱怨少了,腳痛更是完全消失!

當我們繼續療程,我發現母親站得比以前直多了,肩膀也不再隆起。更重要是,她跌倒的次數明顯减少!我們現在完全信任脊柱按摩護理,以及劉醫生的方案!

Olga D.
Germany
andrej-ziman

我被背痛纏繞多年,剛開始我還是斯洛伐克的專業網球選手,我在一場比賽中受傷,當時亦沒有太在意,而數天後它也自動痊愈。然而多年來,就算沒有打網球,只是坐的時間較長,疼痛就會出現。我開始不斷出現背痛的狀况,甚至連走路也會感到痛楚。自從我搬到新加坡教授網球,另一位教練就介紹我找劉醫生,當時我在歐洲已經看過多個理療醫師和脊柱按摩治療師,多看一個也不會有損失。劉醫生送我去拍攝X光片,發現我的椎間盤變薄,壓住我的神經。經過長時間在脊柱位置使用機器减壓,配合劉醫生的治療,我很高興即使長時間教授網球、駕駛或對著電腦工作,我的疼痛也不會出現!更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劉醫生要求我做的治療後X光檢查顯示,我的椎盤變形已回復正常,證明劉醫生的治療方案十分成功。無可否認我最初對他的方法存有懷疑,但,我現在已經是其忠實信徒!謝謝劉醫生!

Andrej Ziman
Tennis Pro
Slovakia
damien-ng

我熱愛高爾夫球,是我多年來最喜歡的工餘活動。直到去年,我開始感覺到頸部疼痛,甚至連帶每次我一揮杆練習,左手也感到痛楚,令我意識到,我需要尋找治療方法。
damien-ng-report

因此,我約見了劉子傑醫生,他向我詳細解釋我的致痛原因,替我進行檢查,並了解我的運動和飲食習慣。他送我去拍攝X光片,顯示我由C5至C7的頸椎出現退化性椎間盤疾病,引致我神經受壓,令手臂出現痛楚。劉醫生建議我為頸部减壓並進行矯正,還提議我在家多做運動。

一周內,我已經擺脫痛楚,重拾球杆。而且三個月後的X光片顯示我的頸椎已恢復正常,甚至我打高爾夫球的能力也改善了!我極力推薦劉醫生,他不僅對脊骨神經,而是對各方面的健康護理都具有豐富知識。

Damien Ng
Golfer
Singapore
li-ai-lay

在遇到劉子傑醫生前,我有嚴重腰背痛、高膽固醇和很多消化問題。我已接受過不同類型的醫生、專家和治療師診治,但每次一停止治療,患處就會復發。自我有記憶起,按摩已成了我每周必做事項,加上價錢昂貴,實在令人沮喪。尤其當我受到嚴重腰背痛和母親去世的雙重打擊下,我漸漸失去了希望。

li-ai-lay-xray
幸運的是,我碰上了劉子傑醫生。他細心和耐心聆聽的態度給予我很大啓發,更協助我的健康回到正軌。他的整體方法正是我所需要的,通過改善我的生活方式、飲食習慣和精神狀態,讓我的健康徹底改善,我終於能夠健康自立,無需承受痛楚。他的知識提供我未曾想過擁有的可持續身心健康。現在,按摩對我來說已成為一種享受,因為我再沒痛楚,可以純粹放鬆心情。另外值得高興的是,我外表也改善了,我不但感到活力,看起來比以前更年輕。我按照劉醫生給我的飲食建議,即使吃了脂肪和膽固醇食物,如雞蛋,我的醫院測試仍然顯示我的膽固醇水平有效降低。朋友都很好奇我到底吃了什麼,而且也開始注重健康!

這一切有賴劉醫生的指導,令我全然受惠於他對理想健康和營養的濃厚興趣和不斷探索。最後一提,他持續追求卓越標準,值得所有年齡人士借鑒。

謝謝劉醫生!

Li Ai Lay
Teacher , Age 56
Malaysia

腰背手術失敗後,我的神經外科醫生宣判我需要使用輪椅,他更告誡我,脊柱按摩治療師只會令情况更嚴峻。而我則認為,既然我數個月後都要永遠坐在輪椅上,脊柱按摩又如何可以令情况變更壞。手術遺留下來的大量疤痕組織造成我的脊髓壓力,導致我經常跌倒,坐骨神經痛更是難以承受。在脊柱治療的數個月內,我發現我已經沒有再跌倒,而且坐骨神經痛幾近消失。只要我腰背挺直地行走,不彎腰,我現在可以無需拐杖就能練習。我很少使用我的電動輪椅,直接把它送到貯藏室。此外,劉醫生同時替我治療我尚未發作的頸椎融合。我知道,部分變化與劉醫生要求我跟從的飲食相關,但我深信,脊柱按摩有助我减少或重新分布我的疤痕組織,令它不再直接壓住脊髓。可以告訴您,我也曾經歷過絕望、害怕與懷疑,但現在,我已是脊柱神經護理的忠實信徒。

Mr Yoh
65 years old
Malaysia
low-cher-ching

我快13歲時,父母發現我走路一瘸一拐,開始擔心我的左腳比右腳短,便向一位當資深護士的朋友請教。後來,我被帶到醫院找專科醫生檢查,也不明白有何需要大驚小怪。即使在醫生向我父母解釋我脊柱側彎的嚴重性,我也不為所動… 直到我們去探訪院中一名數月前完成脊柱側彎矯正手術的女孩,她母親告訴我們她需要臥床達半年,我才意識到我身體出現嚴重問題。我的腰椎呈38度C形,按照醫生所言,一旦彎曲度超過40度,我就會被建議做手術,這不僅代表我需要臥床半年,也會對我父母當時的經濟和身體狀况造成巨大壓力。幸好,我只需在未來五年戴上支架。

在十多歲的尷尬年紀,穿著硬塑料身體支架令我缺乏自信,我更要穿著特大號的校服以遷就支架。體育課有一半不能參與,就算短跑都會令我支架內側濕透,還因此被支架邊緣弄到多處瘀傷。部分體育教師以為我只是懶惰,實在有口難辯。我經常出現皮疹,穿胸罩時總有一邊肩帶會掉落,我也不能使用漂亮的單肩包。我需要將課本分成較小部分以免書包超載,不過即使如此,我還是要帶著兩個書包,每天用三至五小時往返學校,直到今天,我仍記得在炎熱的下午,走在路上,支架內全身濕透的感覺。回顧那些年,對該年紀的女生來說,簡直是折磨。幸好,17歲那年,我的支架已不合身,終於可以脫下來,而且决定不會再戴支架,也不要再去看專科了。

隨著年月流逝,我學會了與彎曲的脊柱一同生活──選一些遮掩我不對稱身體的衣服,調整我的鞋令我的蹣跚步態沒那麼明顯,以及用袋支撑我的背部等,我已對治療脊柱側彎採取完全放棄的態度,我的輕微背痛和肩頸僵硬因年紀增長而經常出現,我知道我的脊柱側彎情况惡化,但我相信也沒有任何解决辦法。

到2006年4月,嚴重的背痛令我需要臥床近一星期。持續痛楚令我崩潰,我開始想,如果我餘生的疼痛日益頻繁,我應該在「有限的日子」裡,做想做的事。兩個月後,當我正計劃移居澳洲,我妹妹帶來一則有關劉子傑醫生的研討會剪報,劉醫生對脊柱側彎的解說及個案分享給予我新的希望。在互聯網進行一輪研究和經過認真思考後,我决定將移民計劃推遲半年,先去完成劉醫生的一個療程。

治療前的X光片顯示我的曲線在多年來已惡化至55度,連帶頸椎也需要矯正。接下來的半年,我持續每周兩至三次找劉醫生治療。最初接受治療的兩個月裡,做拉伸矯正動作時感到非常痛,但我依然完成全部練習,慢慢地令我身體感覺更靈活,活力更充沛,我更開始期待和享受治療。因為劉醫生對我飲食健康和睡眠質素的囑咐,我開始注意我的飲食與睡眠。

六個月治療結束後,X光片顯示我的脊柱側彎改善15度,因此我在移民澳洲前,再接受另外三個月治療。

對我來說,整個治療過程的意義遠遠大於15度的脊柱矯正。我感受到多方面的祝福,學會了相信任何問題都會有解决辦法。以一位成年人每年脊柱側彎惡化1度的粗略估算,劉醫生的矯正治療可能幫我贏得15年的時間。即使沒有15年,我依然真誠地感謝他。

Low Cher Ching
Solution to My Scoliosis 33 years old
Malaysia

經過多月猶豫是否要改變我的飲食,直到最近,我决心一試。令我驚訝的是,我發現跟從劉醫生的飲食指導後四天,我的血壓比平常的80/120明顯下降,同時甩掉四公斤。而且,持續最少半年的左髖關節痛楚亦已不復存在。

我目前已沒有服用高血藥物,但繼續仔細監察我的血壓和體重。通過改變飲食習慣,我成功維持血壓度和體重,我身體兩部分的疼痛也幾乎完全消失,標志我跟從劉醫生建議,成功减低炎症的結果。

我看到X光片顯示我嚴重的關節炎及下背的痛楚改善了12度,感到非常驚訝。我在此衷心感謝您,沒有您的的鼓勵和教導,我想我也不會嘗試這個方案。

此致
Tan Poh Ghee

Tan Poh Ghee
Tan Poh Ghee - Scoliosis and Hypertension Improved!
Singapore
chan-cheng

我在20年前做家務的時候弄傷了背部,而且不幸的是,我從來沒有找專家諮詢,照顧好傷患處,令疼痛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更試過劇痛到動彈不得。我只有在無法忍受時,才去看理療醫師。由於我沒有好好對付它,導致情况惡化,影響我的活動能力。

我在2003年經歷了一次重大手術──全髖關節置換。此前,我在活動時產生巨大痛楚,幾乎不能走路,不得不借助輪椅走動,更影響到我的睡眠。手術後,情况有所好轉。但是我的背部問題依然存在。因此,我希望在為時已晚之前,尋求醫療幫助。

直到2005年10月,我偶然參加了一次由劉子傑醫生舉辦的脊柱問題研究會,劉醫生對脊柱問題的淵博知識,令我印象非常深刻,我知道我已找到可以幫助我的人,並立即約見劉醫生。

劉醫生是位非常熱誠的人,他完全能感受到病人所遇到的問題和遭受的病痛折磨。他全心全意治療他的病人,不間斷地關心和監察病人的康復進展。在接受劉醫生的治療後,我感覺到我的背部問題和健康都有明顯改善。

我的整體狀况變好,我終於找到了能幫助我减輕疼痛的醫生。

Chan Cheng Ha女士

Madam Chan Cheng Ha
Finding A Better Alternative to Surgery 62 yrs old
Singapore
licy coh

背部疼痛已經折磨了我20多年,我一直以為是由於自己不正確的姿勢造成或是職業病。而針灸和按摩只能暫時地緩解痛楚。在我左邊手臂和手指感到刺痛和麻痹的時候,我去尋求骨科醫生協助。經過與治療師的幾次牽引和練習,醫生說引起症狀是因為退化,也就讓我離開了。這個消息非常讓人沮喪。我應否接受此狀况並只作等待?我應否接受狀况直至必須要進行手術為止?一年後,刺痛和麻痹感又再回來,我拒絕再去找該醫生,因為我怕聽到相同消息然後又是一輪等待。xray

我偶然看到Heath Contour的廣告。在研究會後,劉子傑醫生為我檢查並把我送去拍攝X光,因此發現我有脊柱側彎、頸部和髖關節問題。我毫不猶豫就找劉醫生,開展了我每周三次的治療。六個月後的X光檢查結果遠超我的預期,我的頸、胸和腰分別改善了10、8和12度,而且還長高了1厘米。

我决定繼續參加一年的「健康方案」,務求穩定我背部的情况,劉醫生還指導我如何排毒和飲食,而測試更顯示我的糖尿病和肝腎功能都得到改善。連朋友也讚賞我看起來很健康,我現在充滿力量了!

Lucy Koh
Retired Teacher Avoids Surgery - 54 yrs old
Singapore

八年前,當我進行全身按摩時,按摩師以手指順著我的彎曲度比劃,才發現我患有脊柱彎曲。但我認為大概這是天生的變形,而且又沒有任何痛楚,就連很多女士投訴每次周期來時的背痛都沒出現過,甚或我的頭痛次數也屈指可數。不過,直到近年,我開始出現肩膀綳緊和無力感。

數月前,我開始懷疑我脊柱的彎曲會否就是「脊柱側彎「,所以我參加了劉醫生一個關於脊柱側彎的研究會。脊柱按摩治療師經視覺評估後確定我有脊柱側彎,後來的脊柱X光片也證實我的右胸呈C形的36度脊柱側彎,由頸部到T6。

我報名參加了劉醫生的矯正療程,每星期兩次、每次一小時治療,透過運動伸展和强化我身體上半部和頸部的肌肉和骨胳,包括牽引和倒立牽引。然後再到醫生的房間內,矯正的脊柱和頸椎。最後,是令我最放鬆的電極和機器。

在患者完成所有治療後,劉醫生會把他們送去做X光評估,很多早期患者的X光片中,可以看到非常令人鼓舞的效果。所有患者的彎曲度也有减少,就算改善最少的登記患者也成功减少10度。有一個15歲患者由45度變成28度,而有一個70歲患者由16度减至4度;至於我,我足足减少了15度!

我真正能感受到肩膀和頸部越來越放輕鬆。上星期日,我午飯後爬上200級樓梯為10月的印度/中國的徒步旅行做好準備,但有別以往,這次我一點都不覺累!

Jacqueline T. 謹啓

Jacqueline T
Scoliosis Won’t Hold Me Back!
Singapore
michael-lum

「打從12歲開始,我已受偏頭痛折磨,但當時我並不知道那是什麼;直到成年,我的偏頭痛越來越嚴重,就連陽光都會引發我的偏頭痛。

我在亞洲和澳洲看過最好的眼科專家,也在新加坡找到最好的神經科醫生,就是找不出根源。

但,偏頭痛依然持續一個月入侵數次,當然也包括期間的用藥、噁心和嘔吐等症狀。

最差的一次是我嘔吐超過15次,需要在家休息三天,每天躲在關上窗簾、開了空調的暗黑房間內。

去年,我出席了脊柱按摩治療師劉子傑的講座,並在一星期後作出一個明智决定,就是要把我的脊柱弄直,因為這些年來,使用電腦學習和工作令我有點駝背。第一次治療歷時兩小時,我要通過運動及分成三部分的彎曲動作,矯正我的脊柱。我當時感覺極好而且充滿活力。

劉先生是澳洲人,個性溫和謙虛,不停說話和開玩笑,更歡迎病人反饋。他不厭其煩地向我解釋我的問題—脊柱彎曲及頸椎凸出太多,所以引起偏頭痛。

他甚至額外為我介紹健康食物,以及把其激勵大師Anthony Robbins的CD借給我。

不僅我的偏頭痛消失了,我的膽固醇水平也下降,並有病歷為證。

經過十個月治療後,我姿勢變得健康,更可無懼在烈日下行走。

Mr Michael Lum
Life Long Migraine Gone 50, training director
Singapore
isla-west

自我有記憶開始,我就一直有腰背疼痛的情况。任何身體動作如打掃、運動,都令我產生痛楚;在特殊情况下,疼痛感更會無緣無故出現。大約在2007年10月,我發現活動後所帶來的痛苦已不止在下背,而是已延伸到中背,在2008年1月更有惡化迹象,那種疼痛相當不好受,而且此後的情况更益發嚴重。我繼續保持活動,但已變得非常困難。當我坐著閱讀、看電視甚至進食晚餐,都給予我極大不適感。我開始服用止痛藥幫助入睡,但背部痛楚一直了無間斷。到2月中旬,我明白到痛楚不會自動消失,我一定是做了什麼,於是我約見了您,您要求我做X光檢查。到下次見面,您向我展示X光片,脊柱明顯彎曲。我年輕、健康、好動,甚少受傷,我一直認為自己在這方面攻無不克。當看到我的脊柱狀况,讓我認清真實狀况。我已努力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卻居然讓這種事情發生在我身上,實在感到非常失望。我希望我及早就痛楚找出治療方法,就不會落到如斯境地。

在為期三個月的療程期間,您要我填寫問卷,看看我是什麼代謝形態,結果我是快速氧化蛋白質類型。您給我介紹包含較我正常為多的蛋白質和脂肪的全新飲食。起初我真的懷疑此治療方案,擔心膳食中的脂肪含量,但是我還是按照方案進行嘗試。在首兩至三周,我感到有點遲緩,而且喜怒無常,唯一好處是我不再在兩餐之間感到肚餓。然而,當經過四周的全新飲食後,我開始真正體會到其療效,感覺精力提升,背痛消失。我現在睡眠質量非常好,一覺到天亮。我已經不再渴望巧克力或是奶酪蛋糕,那種感覺棒極了,我甚至在不知不覺中减去了三公斤的體重。

我學到的是:
• 脊柱按摩治療師並不可怕,而且療程不會產生痛楚
• 背痛並非尋常
• 適量脂肪並非壞事
• 我當初不應強忍,而是該及早了解問題所在

Isla West
Sports Fanatic Finds Relief
Gold Coast, Australia

親愛的劉醫生:

這是來自台灣Samantha的問候。想跟您報告我女兒最新的X光片結果,請參閱附件照片。(上星期)

療程明顯有效,她的脊柱側彎現在是36度,較上次X光片檢查减少5度。

我們將會繼續接受動態支撑系統,以及進行鍛煉和控制飲食。

謹在此送上感謝,並希望請教您的進一步建議。

再次感謝!

此致

Samantha

Samantha
14 years old results from home therapy.
Taiwan, Taipei

我們在網上看到很多關於劉子傑醫生的資料,並看過他的電視訪問。

我14歲的女兒Jessica Woo,患有嚴重脊柱側彎。我們在網上看到很多關於劉子傑醫生的資料,並看過他的電視訪問、文章和著作。

他對有關治療脊柱側彎的知識和經驗令我們印象深刻,於是决定前往新加坡進行七星期療程。

我們發現劉醫生認真負責而且平易近人,在療程時給予我們很大幫助。他細心聆聽和解答我們任何有關我女兒的治療和療法上的問題。他更非常精通最新技術,以應用在其脊骨神經治療實踐當中。

我認為他對脊柱側彎患者來說,是非常寶貴的資產,他更决心成為其執業領域內最優秀的醫生之一。

我祝願他一切順利。

L. Fong Teh
脊柱側彎患者Jessica W.的母親
謹上

L. Fong Teh
Mother of scoliosis patient – Jessica W.
Melbourne, Australia

2010年8月,在我兒子快15歲的時候,他被確診為右胸椎側彎,脊柱彎曲度為29度。

當時著名醫院裡負責兒科和骨科問題的醫生只建議我兒子每天23小時戴著支架,以及每四至六個月定期檢查一次,並無其他額外治療。因此,我每星期兩次帶兒子找脊柱按摩治療師進行治療。然而,到2011年7月,醫院的X光片顯示,彎曲度已擴大至35度!我問過自己,到底這一年來支架和脊柱按摩治療師帶來了什麼?我們又做了些什麼?

此後,我帶兒子去中式接骨治療,六個月後,即2012年2月,醫院的X光片顯示彎曲度進一步擴大至38.3度。醫生告訴我,如未來數月兒子的脊柱側彎惡化,可能需要接受手術。雖然我覺得很無助與絕望,但我仍不斷尋找其他替代治療,直到有一天,我發現劉子傑醫生的著作《脊柱側彎自然預防和治療方案》,我立即從亞馬遜訂購,並在收到後馬上開始閱讀。此書中的指導簡單易明,結合飲食和運動建議,提供預防和治療脊柱側彎的積極方向。劉醫生也列出不同例子,解說對此疾病的誤解,以及其方法為患者帶來的神奇效果。

當我把書看完,就直接跟劉醫生聯繫,更决定在復活節期間帶兒子到其新加坡診所進行治療。由於是海外患者,我們參加了為期一周的密集治療方案。

劉醫生為我兒子的脊柱側彎情况作簡短檢查後,隨即建議一個定制方案,包括適當的營養方案,以及需要在診所和家裡使用一些基本工具運動。

此外,劉醫生親自以人手配合輔助機器,治療脊柱側彎,他更利用創新、有效的方式矯正脊柱側彎所造成的不平衡。

回到香港,我訂購了治療期間劉醫生所建議的工具/設備/機器,把運動和飲食療法持之恆,我兒子的脊柱側彎自2012年4月進行療程後變得穩定,而且並無進一步擴大。

劉醫生體貼患者,明白他們所承受的問題。在我每次聯繫時,他都樂意提供專業意見。就算療程後已過了一年半,他仍表達對我兒子的關心,並保持監察我兒子的進度。

劉醫生的治療絕對是比手術更好的選擇。

Eileen C.
脊柱側彎患者Jonathan K.的母親

Eileen C.
Mother of scoliosis patient – Jonathan K.
Hong Kong
subscribe

加入我們的郵件列表。

第一時間獲取健康資訊,脊柱側彎最新研究,以及各類主題活動資訊。